剛果借錢案

| | | 引用 (0)

在上世紀80年代,剛果向一間南斯拉夫公司借錢,發展水電工程,其後無法履行協議,經仲裁後須賠償。

其後一間美國基金公司以低價購買了債務。

屬於國企的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三間子公司在剛果取得採礦權,並向剛果支付一筆2.2億美元入場費。

在2008年,該美國公司入稟特區政府高等法院,要求剛果償還債務,至2010年11月債項已累積逾10億港元。美國公司要求剛果以中鐵的入場費抵債。

剛果政府指她們是主權國,享有中國政府的絕對外交豁免權,應該獲得無條件豁免,香港法院無權審理。

在08年底,高院接納有關說法,判不用剛果還債。

美國基金公司不服,提出上訴。

去年2月,上訴庭裁定,香港應用回歸前普通法的有限度豁免權,即屬國家行為才獲得豁免,這宗案件只屬商業性質,所以推翻原判,要求剛果還債。

剛果不服,上訴至終審法院,要求法院提請人大釋法,說明香港是否跟從中央政府的絕對豁免權。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曾三度發信給法庭及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表示香港需與中央政府態度一致,採用絕對外交豁免權,否則將對國家利益造成深遠的影響和嚴重損害。

希臘盼借錢債務重組

| | | 引用 (0)

假若一個國家破產的話,情況將會如何?如果是個人破產的話,債權人會向法院提出申請,將其全部財產公平分配給債權人,並在破產期內採取某種限制措施;但國家破產的話,卻沒可能好像個人一樣,強行拍賣家產。

所以從技術的層面來說,國家是不會破產的,因為世上沒有一個法院,可以對國家來強制執行債權!試問有人可以拿巴特農神殿出來拍賣嗎?所以國家破產只是形式上的意義,即俗稱為「信用破產」,破產後大家都不會相信這個國家的債券,它亦可能不會再還錢付息。若本身有本土貨幣的話,會有人拋出貨幣令其匯率暴跌,國內商品售價亦會急速上漲。

這個世界有一條定律:就是借錢少的債仔破產,慘的是債仔;但借錢多的債仔破產,慘的是債主。所以借錢愈多的人,一般都是愈惡的,就算希臘真的違約,結果只是需要尋求與債權人及IMF展開多邊談判,進行主權國家債務重組,有些債項或會延期,有些則會得到豁免。

早前,希臘政府向國會提交總值290億歐元的支出削減和增稅計劃,結果導致上星期希臘首都雅典出現大罷工,兩萬名公務員、各行業工人和記者跑上街頭示威、中小學和大學均停止上課。

冇錢還,又唔肯緊縮,仲要罷工!想點呀?因為市民知道,當希臘政府宣布「信用破產」的話,最多只是債務重組及不發新債,但可以還少好多銀兩;但若繼續捱下去的話,就要緊縮開支及加稅,加上目前希臘兩年期公債利率已暴增至20厘以上,「還息都還到嘔血」。所以對於國民來說,破產可能是一次過的解決方法。

假若希臘破產,誰人最慘?目前希臘在外流通債券金額估計高達三千億歐元,破產後公債持有人損失高達二千億歐元以上,德國等西歐國家將會非常痛苦,歐洲銀行出現壞帳的連鎖反應,歐豬國其他成員亦再難舉債,港股及美股亦要捱跌……結果形成惡性循環,愈來愈衰。所以西歐諸國,就算自己節衣縮食,也要把債仔養得肥肥白白。